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杨树: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我记住了:思维简洁,直扑主题!相由心生,境由心造!让生命更精彩!

 
 
 

日志

 
 

闲话自我  

2013-10-31 20:59:19|  分类: 人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就怕有思想,有了思想,思想就像蜘蛛拉的网一样,总会缠着你。比如像莫言《生死疲劳》里的西门闹,就是为驴为牛为猪等,成了牲畜还是快乐不起来的。而我从小就知道这个苦恼,所以,从小就盼着自己做个植物人,不知道喜怒哀乐酸甜苦辣才好。因此,小的时候,看到打仗流血的战斗片,从不哭泣,夜晚孤身一人在家时也觉得无可怕。
    而到了初中,遇到那个讨厌的班主任,对我的没有投奔城里的名校去上学的举动万般感激,千分高兴吧,于是对我恩威并施的,使我从一个漠视他存在的状态变成了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了,尽管,心中明白,他的一切都是假的!可是,最后,还是淹没在了他的情感里。以至后来,我都不知道谁在默默地爱着我,也不知道自己把父母的心伤痛了多深。
闲话自我 - 烂漫飞花 - 把岁月咬碎成华丽的篇章!
 
    然而,人一旦有了感情,有了思想,往往受到伤害的却是这个思想感情的主人。而现在,一切都还了回去,就让造痛的人去痛吧,也活该这样!
    这一周来,我感冒,接着是嘴角起泡,现在也不见好得太多,但我今天早上,还是一路高兴的对自己说:会好的!
一周来就找原因,更根本的原因确认为是自己新买的短靴造成的,本来是当做夹靴子过渡一下的,才发现里面是棉绒的.总是这样,该穿什么的时候弄不准,我就是一个糊涂虫一样.不过这个代价就是大了一点.
    这些会过去的,而我每年都会有煎熬的,这种煎熬就像痛苦的学生忍受着成绩不好的挨骂之苦一样.只是,今年没有想到,竟会有那么多的高帽子戴在我的头上,还有人那么关注我?我曾经说过: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会在沉默中爆发。我自然不会死亡的!除非我真的想好了要重生,就急着去死亡了!有人说谈死是不吉利的事情,可我同事说昨晚她在网上搜了一晚上的太平间和火葬场图片,好像要提前了解一下将来要去的地方,这位仙女身边的丫鬟下凡的女子真是与众不同,可我这个什么都不怕的听了还是浑身起鸡皮疙瘩。

闲话自我 - 烂漫飞花 - 把岁月咬碎成华丽的篇章!

 
    我不会死亡的!想把那三尺讲台当做舞台的,就会有自己的快乐!于是我也尽兴起来,想骂就去骂,高级和特级们都是这样上去的,甚至还可以上酷刑,但这个我确实不擅长,只是异想天开的想有一个漂亮的教棍,吩咐那个几分喜欢和期待进步的男孩帮我做一个,而给我的时候,让我大失所望:歪歪扭扭的一根手指粗的歪棍子。我有心不要,但孩子说不容易找的,还把首尾用绿色的胶条粘裹起来了,也许怕刺到我的手,更可能的是减少一点打在身上的痛度。而到如今,我还没有对这个进步太慢的孩子用过,可是,那个讨人嫌的随班就读生已经把它用得伤残了。可我已经习惯了拿着它狐假虎威的了,所以,有时忘了带了,也会吩咐我的追随门生帮我去办公室取来,这样,更方便指点白板上的题,弥补我的个子矮够不到太高的缺陷。更大的尽兴是,我自由的发挥自己的金嗓子,就像某位老师说的,嘴到坏到那样了,还去上课呢。我上,我还要尽兴的上,孩子们被我忽悠的兴奋起来,一节课下来一测试,只有两个不及格的。看来忽悠管用。其实,不是光忽悠的原因,更重要的是用白板方便,确实省的去写了!我有些迷恋上这个家伙,由以前讨厌,到现在节节课要学生准备好。特别是内容重复起来方便。直观性更强了,这个白板是好。
    但我的忽悠还是没有技术含量的,不像发糖的,给几百分的解馋解气。农村的孩子就是巴望着老师给块糖吃就觉得很幸福了。太不像我上初中的时候了,我那个时候,就是我那个对我宠爱有加的班主任把发的罐头给我打开一罐倒在盘子里要我吃,我也不吃,还把那些溜溜圆的滚着糖水的山楂用勺子扎个稀巴烂,心里愤恨着:少拿这些小恩小惠贿赂我。我的志向不受任何人左右的,那时是怀着解救天下所有贫穷人的远大抱负。至今,这个根还是不能断,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改变不合理的事情。而这样的决心似乎并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老去。尽管现实无法实现,就像莫言《生死疲劳》里的西门闹变成的驴、牛、猪一样,矛盾着,折磨着。而我是人,也知道自己的前生也不是凡人,是哪个庙里跑出来的一个老鼠投胎为人了。

闲话自我 - 烂漫飞花 - 把岁月咬碎成华丽的篇章!

 
        老鼠就是老鼠,有时候就是鼠目寸光的。可我管的哪门子大事情呢?教育无小事,做教育,我真是抬举自己。放学时,办工桌上的一个大大的红色闪亮的证书直刺我的眼睛,我翻开看了一样,随手塞进了抽屉里。我知道,这个证书封皮是贵的那种,而这又怎样,这回搬家,我扔的证书封皮比这好看的很多,我都不在意了,留个芯已经不错了!我不仅鼠目寸光,更可恨的是我还好高骛远。不管怎样,我唱我的,改革的风越刮越大了,我总是唱不对戏的,因为,我要不超前,要不就落后。别人说知识的生长点了,而我说这个时都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教导主任还批评我,什么生长点,知识还会生长吗?说的我好无奈,而现在,别人说来却成了恰到好处。再比如,现在,课上根本完不成的内容,课下补,双休日补,还会在台上大肆宣传自己的上课经验,改革的益处,却不会说这些实在的实际的内容,就像那个死去的37岁的同行,最后也没哪个领导去同情他是累死的。我做不来的太多了!但我不会死亡,我总不会比别人太差了的,太好了,我还真怕我的帽子戴的更多!就为了那点蝇头小利,真不知道会造出多少的怨恨来呢!你想,有些动物长得就是顺风耳,无法分辨风的方向的。
闲话自我 - 烂漫飞花 - 把岁月咬碎成华丽的篇章!
 
    我不禁鼠目寸光,好高骛远,更可恨的我还清高!这就像某些人向领导汇报的我不团结合作,我不会去逼那些成绩不好的同学去报职高,相反,他们请叫我问题时还要把他们教会了,恨得同事们咬牙切齿的;还不会随别人意随便去调课,去完成那些人的私欲想法。更不会耗子一样串办公室谈天说地的侃大山。也真是,本身耗子的我除了鼠目寸光就没有耗子的样了。也奇怪,我总是不畏惧这些的,实在不行,也就是挪个窝而已。这倒向耗子的本色。

美图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